【转帖】吴非:十年回顾与忧思(三)

 我知道教育界一直有“教育官”和“教育商”,但我从来没有想到教育界会有那么多“吃教育”的外行。正是这些落后体制饲养的管理者把教育搞乱了。——许多教师富有爱心与智慧,很多校长很有责任感,也有些教育局长是懂行的,然而,管教育局长的那几个人很可能是不懂教育的笨蛋,——不但愚蠢,而且顽固不化,权势熏天。由于有这样的权力体系及“政绩观”,改革必然寸步难行,而浮夸之风大炽,一些违背教育基本常识的“经验介绍”与“学术发现”层出不穷。有些校长不学无术,却什么牛皮都敢吹,欺世盗名,败坏了教育界的风气,也败坏了课改的名声。与此同时,为追求升学率而不择手段,违背教育精神,突破道德底线的反教育行为不断出现。


 之所以形成浮躁之风、出现反教育行为,和现行的政治体制有极大的关联。缺乏监督与批评的官僚体制要的只是“政绩”,因此必然违背教育规律,给浮夸浮躁之风提供土壤,进一步污染原本就不够纯洁的教育界。教育的管理者并非摸不到穴位,而是急于事功,不愿面对难题。比如高考命题的改革,谨慎有余创新不足。部分省区独立命题已经8年,总是瞻前顾后,顾此失彼,非但没有体现课改的实效,没有实质的进步,而且起伏摇摆,忽冷忽热,令教师无所适从,丧失信心。高考命题改革步子太慢,有客观原因,如筑舍道旁,忧谗畏讥,但关键在于观念落后,“指挥棒”在手,没能服从课改需要,甚至阻滞了课改的实施。至于高校招生的一些改革举措,往往通过媒体“吸引眼球”,成为抢生源的技巧,如2011年的名校“电话门”及“状元之争”等等,格调很低,令人失望。


    看中国现代教育的改革历史,我认为最了不起的还是廖世承先生。 1919年,廖世承主持南高师附中教务时,引入美国的“道尔顿制”;一年之后,廖世承公开宣布他的试验失败,承认这种方法不适合中国的情况。有意思的是,当时教育界和学术界没有人指责廖世承,更没有人以此否定他在教育学术上的成就。在课改热火朝天的今天,我们多么需要廖世承那样的识见与襟抱!如果教育界能把十年以来宣传的种种“成果”、“新模式”、“典型”及“新理论”放进甩干机过上一遍,我相信,下一个十年将会有希望。

《【转帖】吴非:十年回顾与忧思(三)》有3个想法

  1. 杭州许三多,教育亦三多:贪官多,庸官多,山大王多!看看绩效工资的发放吧,学校的大小头头就是要多吃多占!且明目张胆!

  2. 教育行政化功利化庸俗化势利化,做官就是要发大财发官威的混蛋大多都混上了官。教育能好吗!悲哀!

  3. 王老师:中国的教育希望真的在未来吗?教育是什么呢?目前中国有教育吗?这样的教育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