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子风波”为哪般?——2012年安徽高考作文题评

 


2012年的安徽高考作文题一出,便平地起风波。一时间,许多人连题目都没有看清楚,便道听途说,信口开河,断章取义,随兴评说……好不热闹。


平心而论,从作文的技术含量而言,安徽的作文题不失为考量学生思维质量、写作应变能力的好题目。它好在防止了宿构,避免了虚情假意矫情俗例的泛滥;好在让作文写作有了思想的筋骨,而没有得软骨病;好在材料的立意角度多元,可以生出许多的联想;好在取材敢于直面现实,而不是在寓言、哲理故事等故作深奥的话题上飘忽游走。说到底,作文不仅是语言的游戏,更是思维的游戏。没有了思想就没有了写作。


作为思维游戏的作文,其难度首先便体现在审题上。而对于像2012年安徽高考材料作文的审题,需要考生建立两个意识,即整体意识和联系意识。


所谓整体意识,就是要全面地分析材料,而不能抓住一点而不及其余。就“梯子”一例,要仔细研究前后两次写梯子的摆放方式和提示语,需要整体观察而不只顾一端。考生既可以探究两种做法,从方法论的角度可以得出不同的思维角度产生不同的结果,由此要善于变换角度思考问题;也可以对比前后做法,从哲理思辨的角度看,得出凡事要抓住根本,解决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还可以观察两种做法的结果,从实际效果上得出做事要落到实处,而不能敷衍了事。如果审题中缺少了这样一种整体意识,就会犯盲人摸象的错误,于是。对于“梯子”一例,便有了谈安全、说生命、论位置、讲细节等等立意上的偏差。


所谓联系意识,就是要善于从一个举止、一句话语、一种做法等方面出发,努力在现实生活中、哲学道理上和历史烟云里找到相互对应的事理。联系就意味着既要跳出材料,又不能脱离材料。联系视野的高下也往往决定着这类文章的优劣。相当一段时间以来,缺乏生活的高中生一直习惯于膜拜古人,不断地在故纸堆里找灵感,在古代名人中找替身,缺少对正在发生的事件的了解,他们的视野很难离不开课本、试卷。联系的意识就需要考生放眼生活,就此则材料而言,可以联想现实中频发的安全事故,可以例举问题处理中的各种形式主义,可以追寻重大事项上预判能力不足的后果……当然也可以赞颂脚踏实地、乐于奉献的英模人物。联系的意识也需要考生深究事理,从哲学中寻找逻辑关系,善于有层次地阐发道理。


其实,今年安徽的高考作文题也不是独辟蹊径的新题型,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盛行的供料议论就是如此。但为什么本是一个并不复杂的材料却让那么多考生读得如坠云间,一头雾水?又为什么这样一个与现实贴近的话题让懂语文的不懂语文的都众口一词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呢?思来想去,可能有以下原因。


一、“梯子风波”反映出考生在作文写作上思维的惰性。


长期以来,在新课程某些观念的引导下,一些学生习惯了爱写什么就写什么,我喜欢什么就写什么;在文体意识日渐淡化后,一些学生已经没有了分析的能力,思辨的意识。空话套话盛行,宿构抄袭成风,文字游戏猖獗,虚情假意泛滥。因而,当他们面对一个具体实在的素材时,出现了集体性失语,所能有的表现就是骂你“坑爹”了。


决定考生作文能力高下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考生的内心世界是否充盈,内存容量有多大,取决于他对生活世界有无思考的兴趣。


许多学生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和自己周围的现象都视而不见,既不疑也不想;当然也就不会对大一些的问题有自己的看法。没有了看法,文章怎么会有观点,又怎么会有表达的欲望?正如王栋生先生所言:“因为热爱生活,人才会去关注社会;如果人对生活失去了爱,当然也就不再会有思考的兴趣,也会因此逐渐丧失思考的能力。”对民族的感情,对人生的追求,对生活的爱,是需要推动考生去探究,去思考。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徽高考作文题能给今后考生提个醒,那真是善莫大焉。


二、“梯子风波”折射出作文教学在思维训练上的缺位。


学生出现的问题,板子应该也可以打在我们这些做教师的身上。在应试压力的催生下,语文教师不会不愿引导学生了解现实生活,关注国际风云;即便关注了,也没有很好引导学生去合理地表达,负责任地评说


出于对作文评价的质疑,使得一些教师不重视写作教学,写作指导乏力;加之对语文能力理解片面,习惯于不停地做习题,而看轻写作的意义,尤其在写作的思维训练上束手无策,便放任学生,无师自通地去摹仿变形,因而作文的腔调相近,模式相同,根本谈不上有个性、有自我,有思想。事实上,构成语文能力核心两个面——阅读与写作,犹如硬币的两个面,彼此相辅相成,过分的功利让我们过早地放弃或轻视了作文的阵地,一旦失守谩骂与惊呼也就难免了。


再则,就写作的目的与功用上,我们常常缺少对学生写作时读者意识的培育,使得学生弄不清为谁而写,写了有什么意义,写作就如同在做一个回答题,写作者自身游离于文章之外,也就很难有真情实感。当这些最基本的写作要求学生都没有弄明白,又怎么可能有“激扬文字,挥斥方遒”的写作状态呢?留下的可能就是无厘头式的恶搞。


三、“梯子风波”暴露出命题信心上的摇摆与话语滞后。


2006年安徽自主命题以来,作文题的命制似乎一直都在与考生、教师玩“躲猫猫、猜谜语”的游戏,始终没有形成一以贯之的风格。


在审题要不要难度上时常摇摆:一会儿出的题目大而空,写什么都能切题;一会儿又把考生逼到死胡同,你只能写一方面;上一年审题难度降低了,下一年就一定要深一些,这便有了“读”之后的“提篮春光”、“时间在流逝”后的“梯子横放”等如此反弹。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进,反映出命题风格的不协调,命题思想的不坚定,命题心态的不自信,也就难免招来诟病。


同时,作为高考命题,在满足了作文相应的技术参数后,真的需要考虑到你的考查对象。所出作文题的话题范围在多大程度上与考生的生活体验范围产生多大的交集?成年人认识问题的方式是否可以直接植入今天思维如此活跃行为如此搞怪的青年的头脑?我们命题的姿态是需要居高临下还是需要俯下身子?材料或命题的核心要素能不能为大多数考生所理解?这些问题需要也值得命题者深思,两代人的话语距离相差太大就势必造成逆反,而逆反的结果又谁会是最后的赢家呢?平心而论,“提篮春光”,梯子摆放与安全间的关系,菱角、荷花、水稻的生物习性等等,对于没有生活阅历的学生,对于只会埋头做题的考生,有时真的会让他们莫名。


由此我们也深切期待在经历了“七年之痒”后的安徽高考作文命题,能少一些风波多一些认同,少一些纠结多一些坦荡,进而形成独树一帜的、极具“徽风皖韵”的命题风格。


当然,构成“梯子风波”的原因还有许多,折射出的社会心态也极为复杂,其中的许多原因远非我们这些做教师能左右、可掌控的,这里也只能在自己职业的范围内作一点蠡测,谈一点看法,见笑大方了。


                               刊于《语文学习》2012年7—8期


附考场作文:


治标,更要治本


     世间万物,不诟不净。缘起缘灭,一切因果,皆由生起。


                                                       ——题记


     列车脱轨,桥梁坍塌,煤矿爆炸……。近年来,发生的一幕又一幕血的事实,让人们汗颜。即使列车道上,红绿灯永不停息的工作;桥梁设计时,工程师们经过反复周密的计算;煤井窝总是张贴着“注意安全”的条幅……可这血淋淋的事实又向人们昭示着生命的脆弱与不堪。


一次又一次的事故招来了人民的呼唤,面对这些,政府出台政策,有关部门作出赔偿。可这些又能挽回什么?挽回那些已逝去的生命。


人们痛惜生命的逝去,可在痛惜之余是否应看到,这些事故恰恰反映出了安全政策不够到位。人们只知问题发生了,后果有待解决,又有谁提出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呢?为了防止梯子倒下伤着人,而在旁边写上“注意安全”的字样,为何不能将梯子横放,从而使伤人的机率下降为零呢?


儒学大师张载曾说:“为天下立心,为生命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确,万世需要太平。那么就要求我们对待问题,应治标,更应治本。中医崇尚的便是治其根本,根据人的特点,从根本出发,根治疾病。然而,这是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的。这便成就了医学大师李时珍,历时几十年苦心经营,从而写出震惊医学界的《本草纲目》。他的医术之所以高超,是因为他知道问题的本在哪,从根本入手,才药到病除。


如同医人,对待安全问题,也同样如此。日本多地震,因此日本的房屋结构多为木质结构,日本的学生乃至未上学的儿童,都熟知防震措施。正因为如此,让这个多震的国家,经久不衰。如今,中国人们缺乏的便是这种根治问题的精神。中国,一个多民族的文明大国,面对各种问题,只有追根溯源,才能让你的人民安居乐业。


佛曰:“世间之大德曰生。”珍惜生命,让每一个生命都有尊严,让每一个生命都备受关注。要学会把“注意安全”改为“把梯子放下”。治其根本,迎接我们的是阳光明媚的春天,等待我们的是遍地鲜花的未来,那里不再有脱轨,不再有爆炸,那里的人们都安乐幸福,那里的生活和谐美满。


 


简评:该文立意紧扣材料,从“注意安全”的条幅和“把梯子放下”的建议,两者比较,整体把握,进而提炼出“治标,更要治本”的观点。在材料运用上恰如其分,既有古代的事例,又有现实中事例,还不时参入一些佛理名言,体现了该文作者阅读视野的广阔和对现实的关注。文章结构,首尾呼应,语言简洁且有一定的张力。


 


 


从根本出发


人们常常强调,解决问题从根本出发。虽然如此,生活中“治标不治本”的例子也很多见。一架梯子会有倒下伤人的危险,与其标着“注意安全”不如从根本上解决安全隐患,“不用时请将梯子横放”才是更明智的选择。


从根本出发,社会才能更安全。


如今社会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安全隐患,问题一触即发。而我们不能等到问题出现时才来着手解决,那样造成的危害会更大。如果我们能从根本上彻底解除隐患,安全才能走近我们。这几年,国家大力整顿“酒驾”问题就能证明这一点。“酒驾”带来的危害是难以估量的,即使是严厉惩办醉酒司机,但过去的损失再也无法挽回。只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饮酒禁开车”,交通安全才有保障,我们的生活才能无忧,我们的社会才能更安全。


从根本出发,生活才能更幸福。


我们在学习或工作中有时会碰到问题,解决了一次,问题又会再次出现,循环往复,让人头疼。那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分析问题,未从根本上解决同类问题。学习数学的过程就让我充分认识到这一点。数学的学习讲究方法和思维过程,许多题目都是由同一类型演变而成的。如果碰到一种问题,经过各种途径表面上弄懂了,未有真正弄懂它的道理,那么,下一次它再改一下数字,我们可能又不会用了。因此,我们在学习过程中要抓住问题的本质,总结思路方法。即使是再难的问题也迎刃而解。我们创造幸福的过程也是解决问题的过程。只有从根本出发,幸福、安全才不会遥远。


从根本出发,社会才能更和谐。


科学发展观的要义就是“以人为本”,当我们重新审视问题,不必被它复杂的外表所迷惑,只要真正地抓住事物的本质,从根本出发,和谐社会的大门会向我们郑重开启。


因此,我们要培养“从根本出发”的意识,任何问题与困难都会被撩开神秘的面纱。那时,天依旧清亮,风依然分明。


 


简评:该文开宗明义:“解决问题从根本出发”,“不用时请将梯子横放”才是更明智的选择。直入主题是考场文章写作的一种有效方法。思路清晰,层层递进:从根本出发,“更安全”,“更幸福”,“更和谐”。干净利落,既体现了考生思维的清晰缜密,也使文章的直观感受清爽干脆。选用事例从身边写起,贴近生活实际,也有较强的针对性。


 

《“梯子风波”为哪般?——2012年安徽高考作文题评》有4个想法

  1. 在审题要不要难度上时常摇摆:一会儿出的题目大而空,写什么都能切题;一会儿又把考生逼到死胡同,你只能写一方面;上一年审题难度降低了,下一年就一定要深一些,这便有了“读”之后的“提篮春光”、“时间在流逝”后的“梯子横放”等如此反弹。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进,反映出命题风格的不协调,命题思想的不坚定,命题心态的不自信,也就难免招来诟病。

    郭老师说得很是到位,安徽的高考命题没有自己的风格,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几个命题人在小心谨慎奉命完成一个作业,至于其他,从不考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