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需要怎样的视野?

高考作文,需要怎样的视野?

——2012年安徽高考作文题评析

2013年的安徽高考作文延续材料作文的命题形式,保持了风格的相似性;但同时又从事例性材料转向了事理性材料,体现了传承中又有变化的特点。

同时,为避免事理材料审题难度较低的不足,命题者在选用的事理材料在表达方式上,没有选择一般直接地说理抒情的名言警句,而是选用了西方名家萧伯纳的一段名言,是由两个问句且有一定情境性的话语方式构成的,加之又是翻译文字,因此,在理解上并非一眼就能看明白,需要对材料作较为细密地剖析。实际的结果也应验了,考生在审题上不够严谨而造成失分的现象还是颇为严重。

细加分析,我们会发现,前一句:有的人看到已经发生的事情,问:“为什么会这样?”旨在突出反思过去,对已经发生的事情的总结、回顾,或是对发生过的事情不解、不满;后一句:我却梦想一些从未发生的事情,然后追问:“为什么不能这样?”则旨在突出梦想未来,对从未发生的事情的探索、憧憬。因此二者之间构成一种关联:回溯过去和探索未来,或与其追悔与莫如追梦,或被动接受与主动进取等,其形式上类似于“忘记与铭记”这样的关系型命题,意味着考虑问题要从两面而非一面。而一“却”字,有提示了二者间的关系是一个转折复句,不仅暗示了萧伯纳对此的褒贬,也提醒语义的重点应当在后一句:敢于梦想,善于探索。

几经剖析可以看出,2013年的安徽高考作文题既有哲理思辨的深度,又有语言分析的难度,同时,多少迎合了关于“梦想”的时尚,呈现出既显豁又隐晦、既时尚又传统的特性,是一个既能考出考生的思维品质与分析问题的能力,又能衡量出考生对现实生活的关注程度的质量上乘的题目。

一个好题目的价值发现最重要的是需要写作者要有好的视野来实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写作者视野的高低常常决定这一篇文章的优劣。面对高考作文,考生需要怎样的视野呢?比较突出的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体现在审题的能力上,审题能力高低可以甄别出考生对问题是否看得深,看得细。由于审题意识与能力弱化,使得许多考生从作文写作的一开始就已经不在正轨,似乎习惯了随意说话,任意定论,不愿或不会对材料作分析。看到文章中有一“梦想”,就照着关于"中国梦"的主题,就此铺写开去;因为材料中多用问句,于是就探讨发问的意义,质疑的价值;因为问句是“为什么不能这样”就联想到要坚持自己的观点,拒绝平庸等等,随意的不假思索的跑题依然成为写作检测的痼疾。

既然明确了题目是关系型事理材料,这就给审题思维向度提供了多种可能性:可以侧重后一问,也可兼顾二者,还可以从前一问入手回应后一问。这其中的取舍决定于考生的思维品质和写作视野,也决定于考生素材准备充盈与否。事实上,可能从前一问切入的写作更具现实意义与价值,也更具挑战性;表达的空间,更大也更深刻。

其次体现在摄材的意识上,材料摄入的质量决定着考生对问题认识是否能做到看得准、看得远。习惯于到古代去寻找写作素材和灵感的考生,面对这样一个多少与现实贴近的话题,一个相互间有所关联的内容,变得十分茫然,不知道用什么材料才能与话题匹配,材料选用的准星发生偏差,简单的在古代或当今某个人物身上寻找关于创新、勇气、信心、理想之类的事迹作简单化的标签粘贴。过于单调的生活状态和机械的写作训练,使得今天中学生失去了关注生活的敏感,观察社会的热情,学会了总是用一种腔调去写不同的题目,迷失自己,迷失生活,视野狭窄,腔调单一。

事实上,对于本题,不仅可以从类似萧伯纳一样善于探索的人物身上找到对应点,也可以从国足的失利、食品的监管、信任的危机等等社会现象中去思考,与其被动的总结教训莫如积极的去寻找出路对策的道理,当然也可以从自己的学习经历中明白追问探寻的可贵、敢于梦想的价值。

三是体现在提升的策略上,层次的递进、主题的升华是反映考生对于所议论的对象是否看得高、看得全。现今的考场作文充斥着平面化的议论,简单粗暴式的展开,庸俗浅薄的堆砌。既不善于对问题作切片分析,也不讲究文章的营构范式;既缺乏分析问题的阶梯,更没有解决问题的对策。始终停留在简单证明“是什么”,而很难看到着眼于论述“为什么”和“怎么办”。

如何发现问题,如何对已经明确的观点层层深入地探讨,如何学会有话分开说慢慢说,这些写作能力的培育是建立在有效的作文教学基础上的,建立在学生有序的写作训练上的。固定的腔调,简单的程式,甚至套作抄袭,是难有高考作文应有的视野,也自然会视高考作文为危途。

凡此种种,只是对考生如何面对高考作文所作的思考,事实上,命题者与语文教师都需要深问一声:高考作文,需要怎样的视野?

                         本文刊于《语文学习》2013年第7-8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