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待花开春暖

静待花开春暖                                   

    立身讲台30年。当我1983年走出安徽师范大学时,这可能是个遥远得不能再遥远得目标,弹指间,已成事实。在中学语文教育这个领域“摸爬滚打”30年后,我感觉语文教学的门径,职业的幸福感,教育的真正意义,似乎到了这个年头变得清晰,变得通透。也许是因为年长了,看事体物有了点距离?或许是日积月累的努力,让自己真的成熟了?想到教育是农业的经典比喻,可能我们真的需要一份静待花开的心境:静待学生的成长,静待自己的成熟,静待职业岁月给予自己的那份回馈。

    花开必须静待。静待,不是袖手旁观,不是坐享其成;静待需要精心耕耘,潜心思考。在静待中,去关心学生不断变化的兴趣,寻找与学生共同的话语,研究学习的心理规律,发现每个有价值的教育元素。我一直以为教师需要像全科医生一样,对于关乎学生成长的事都要能拿得起,做得来;教师需要沉下心来,从头做起,从最低点做起,照今天时髦的话叫“贴着地面走”。

    我是一路这样走过的,在大学没学好心理学,做了班主任还真的很难胜任,从头研究便是我一段时间的日课,并且开始付诸实践。班会课就开始了我的高中生心理系列讲座:高一学习心理漫谈,高二心理效应面面观,高三如何解决心理焦虑。其实当时也没觉得这样做很重要,只是觉得班会除了布置工作和训训学生外,总得有点“干货”,总希望和学生离得近一些,而心理学本身也挺好玩的。不曾想二三十年后,毕业的学生们聚会时,已经记不得我当年语文课教了些什么,反倒常常想起我教的格式塔心理、紫克尼克效应……

    在大学没学过考试学,到了教学岗位,考试是家常便饭,却自己对考试理论全然不知,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学。20世纪80年代标准化考试刚开始不久,和当时同在小县城的曹勇军老师一起领受了县教育局给全县高中教师分析高考语文试卷的任务,我们按着考试学的理论,用最原始的方式做数据统计,编写出第一份对高考语文试卷的分析报告,还斗胆把报告寄给当时全国高考语文命题组组长章熊先生,不想章先生回了信,肯定了我们的做法,着实让我们兴奋良久。之后的岁月里,考试分析、试题评价成为我语文教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几乎每年都会发表一两篇这类的文章。

     只要是关乎学生的事,我都乐意去做,即便是课堂之外的。中国首部传统节日主题系列微电影《家在情在,我的中国节》以及大型原创话剧《又是一个情人节》的出品人陆行根,是我教的第一届高中毕业生,他可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现如今已经是深圳市数家文化公司的总经理、艺术总监,他提起自己的高中生活会很自然想到我的语文课,想到我领着他和一帮文科班学生办起当涂一中历史上第一个文学社——“望曦”文学社。那时,我们一起组织活动,一起油印文学刊物《望曦》……可谁知道当年随兴种下的籽,会结出丰硕的果。后来我调到马鞍山市第二中学,一如当初的热情,在20世纪90年代末首创了雏鹰文学社,办起了《雏鹰》文学季刊,每年春夏秋冬四季与学生相遇相守,一办就是十余年,这个社团和杂志俨然是学校文化中最具特色、持续最久的品牌和文化符号之一。

     我的一个省理科实验班的高材生,因为奥赛成绩突出被保送复旦大学的生命科学专业,他在读研究生时却转向了文科,进了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师从姚大力先生。他一直记得我和他一起研究古诗词中的“梅文化”,记得我向他推荐张承志和《黑骏马》,记得在理科尖子生的语文课堂里“顽强地”和他们大侃文学的世界……之后,他赴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系费正清研究中心留学读博士后,一次在“人人网”给我留言,非常感谢对他的教诲,让他一直保持了对文科的兴趣,他不无自豪地告诉我:“我恐怕不是您的第一个去哈佛读书的学生,但估计去东亚系的应该就只我一个了。”读罢,很是欣慰。

    实际上,作为教师,我无意去改变学生的职业方向和兴趣爱好,只是做着作为一个语文教师应该做的职业行为,坚守着学科的基本操守,鼓励学生去不断发现自我。每天,我的语文课堂的一个规定动作是学生上讲台进行5分钟演讲,话题从喜欢的一本书到向往的一个地方,从爱看的一部电影到关心的一个职业,从追踪的一个事件到崇拜的一个人物……坚持了前后四届十一年,学生轮流上讲台,从高一直到高三。他们以此作为展示自己的舞台,精心选题,认真做课件。其实,我也受益良多,他们列的书单成为我一度时间的必读书目,他们看的电影、歌曲是我业余的消遣,他们关心的事件成为我指导他们写作的素材,他们赏析的诗歌、名言充实了我的课程内容,而我更是在其中发现学生,充实自我,体会教育,始终保持一颗年轻的心。

    静待方能花开。耕耘讲坛三十年,静待中,我的课堂行走变得越来越自如;静待中,我的教学实践变得越来越灵动;静待中,我的教育理想变得越来越温润;静待中,我和课改一同前行,一同进步。

     敢于尝试,乐于探索,是我从教以来一直的追求。20世纪90年代,多媒体教学开始流行,在许多人还在怀疑、指责的时候,我成为学校第一批实践者,并在全省现代化教育示范活动上展示,之后一直钻研课件制作,常常为年轻人作示范,给他们作专题报告,谈课件制作的策略。也时常因为有人夸我的课件做得精致而自得。新世纪初,开始提出研究性学习,一直记得2003年初夏,和十个同学一起做“关于马鞍山市构建李白文化的设想”的研究课题,作方案,去走访,作调查,写报告,近两个月努力,写成长达5万字的研学报告,做出精美丰富的课件,随后参加全省研学现场会并获省一等奖。为此马鞍山市市长批示政府相关部门研究学生方案的可行性,政府部门的官员到学校与孩子们座谈,为他们专列“马鞍山文化之旅”夏令营,并且在全市展开“李白文化建设”大讨论,最终,该课题还获得了市政府特别奖。这些副产品是当初带学生一起实践时根本没想到的,然而这份经历让我获益多多,也让学生得到锻炼。多年后,这批学生相聚时,说到时总有一份由衷的骄傲。

   正是在高中语文新课程实验的各种名词的寻绎、实验中,我对语文课程的认识愈发清晰。我参与了苏教版两本国标选修教材《传记选读》《〈史记〉选读》的编写。每次使用到《〈史记〉选读》都有一份特殊的情感,总想在教学的安排上能够重新编排与整合,力求打通文言与白话,阅读与写作,历史与现实。每次开课前就要给学生布置一个研学的任务,课程结束后将学生的研修作业编成一本小册子,留给学生作为纪念。前后教了两届,也为学生编了两本研修作业——《拂去历史的尘烟》《经典,为你点亮一盏灯》。

    正是这样日复一日的简单生涯,静待,便特别需要定力与胸襟。当今的时代诱惑太多,尤其是当自己有了一点成绩后,机会接踵而来。有很多人不解地问我:为什么不离开安徽?其实不是没有机会,但我总觉得,当离开时如何去面对那些曾经关心、帮助过我的人?如何面对一直为我的成长提供机会的供职单位?就是因为说不出口,让我一次次与机会擦肩而过;再则,我也固执地以为总要有人在安徽为中学语文做点什么,也自信地认为我有这个能力,一方水土总会养育一方人。现在算起来,得乎?失乎?真的说不清,但我从没有因此后悔过。这份定力与执着,让我获得了一个普通教师可以获得的几乎所有的荣誉。

    当我逐渐有了点名声后,突然发现周围聚拢的人多了起来,青蓝活动、市导师团、市名师工作室、省中学语文教师发展研究中心……一个个名目不同的团队让我的圈子越来越大,但我深知自己前行的每一步都有同伴的相助相随,我也应该竭尽全力为语文的明天和他们一起奋斗:我可以放下手边重要的工作为徒弟修改课件,哪怕是几个标点;我可以半夜起来,为参赛教师的教学设计作修改;我可以连续四年几乎没有报酬,为母校本科生上《中学语文教材研究》课程;……这些,只为着前行的路上彼此不孤独。

    在一个似乎一切都可以速成速配的浮躁年代,人们似乎有太忙的步履,太多的倾诉,太紧的心境……静待,就变得难能可贵了。其实,静待是积累,静待更是蓄势,许多事情真的不需要那么着急。守着讲台,乐于播种,于斯看日出日落;守着校门,精于耕作,于斯听潮起潮落。

   静待是一种姿态,耕耘不辍,行动谦让孜矻;静待是一点自信,天道酬勤,内心圆融平和;静待是一份期许,全心坚守,面朝花开春暖。

(本文刊于《语文学习》2013年第12期“名师”栏目)

取舍·分解·重构——谈高中语文课程意识的落实

              


现行高中语文教材无论是“文体组元”还是“主题组元”,教师在实际教学中大都采取独立的文本教学方式,即教任何一种同类文体的文本教学所涉及的视阈几乎是重叠的,致使教学的内容不断重复,课程的序列化、系统性难以形成,教学的效益也显而易见。所以,建立课程意识并且切实加以落实,是语文教师专业成长的重要任务。


课程意识,对于语文教师而言,一直以来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实际的教学中,语文教师不自觉地在一个个文本的游走中,在一节节课的推进间,不断地重复着教学的内容,很少意识到课程的定位、目标和序列。于是,教学中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介绍一个作家的生平,小学、初中直到高中依然要一遍又一遍重复;讲授一个单元的诗歌,每首诗歌都是从情景交融、知人论世的角度分析;分析两篇不同内容不同作家的文章,会使用相同的解读方法、分析角度和教学策略;甚至不同年级教学内容相互越位、序列错杂。


和数理化的教学不同的是,这些课程的程序鲜明,序列明确,教学路径清晰;教师只要按照教材的编写体例推进,就可以很好地实现课程的教学目标。而语文课程是以文本为教学对象,往往一个文本集合着一类文章的各种知识与能力,孰轻孰重全靠教师个体去把握和处理,也就造成有时一篇课文教一周,一节也可以完成一单元的现象。可见,我们有了一节课的目标,却迷失了语文课程的方向,因此在中学语文教师中,呼唤课程意识尤为必要。


课程意识,指对课程的敏感程度,它蕴涵着对课程理论的自我建构意识、课程资源的开发意识等几方面。处于教学第一线的教师,其课程意识的强弱程度直接影响着教改的成败及教学质量的高低。和教学意识相比,教学意识更多地关注教学的技术问题,而课程意识则更多地关注教学的价值问题,即关注教学究竟是为了什么的问题,还关注实现教学目标的过程是否有教育意义。


因此,厘清语文课程任务,构建语文课程意识并加以落实,我以为是提高语文教育效益的重要任务。


一、取舍:拿出勇气,提升识力。


高中语文课程实施中,首先遇到的是教学用时问题。教学用时少,课程内容多,按常规的教学方法是无法完成教学任务的。可能出现的现象是,一是按照旧有的惯性,一课一课向前推进,只教四个单元的课文,把教材(人教版)的“表达交流”、“梳理探究”、“名著导读”扔到一边,不予考虑,那么,教材的“新”体现在哪呢?二是加大课堂容量,以教师的讲解代替学生的思考和学习过程,教师把所有相关的知识、要求一一讲到位,在拼命赶进度、加课时的过程中诠释新教材,那么,新课程的教学理念靠什么来体现?


有限的课时要教出新意,教材的取舍是关键,面面俱到往往会面面都没到。取舍涉及两个方面,一是对教材内容的取舍,不一定每篇课文都平均用力,有的课可以放手让学生自己学,有点课教师在一节课中教授多篇课文,有详有略;二是教学目标的确立,每篇课文不要堆砌知识点,有针对性有重点的讲清一两点,有机整合整个单元的教学目标。实际的教学中,一些教师就唯恐目标不全、不细,把每个文本都当做起始课教,把每个学生都当做以前从没学过语文似地教,造成信息拥堵,内容庞杂,自然就收效甚微。


请看下面有两个《装在套子里的人》教学目标案例:


【案例1


知识目标:学会分析人物形象和塑造人物方法。


能力目标:提高学生鉴赏小说的能力。


德育目标:使学生对别里科夫的形象引起憎恶,从而痛恨一切反对进步,阻碍社会发展的势力。


【案例2


知识目标


1、了解作品创作的时代背景,即19世纪末沙皇俄国的黑暗现实。


2、了解契诃夫及其作品。


3、结合环境分析作品塑造的人物形象。


4、理解人物形象的思想意义。


能力目标


1、学习领会小说中幽默讽刺的手法和细节描写的运用。


2、培养学生分析小说形象的能力。


德育目标


1、培养学生对腐朽事物的辨识能力,从而痛恨一切反对进步、畏惧改革的习惯势力。


2、使学生认识因循守旧的危害性及勇于改革创新的重要性。


案例1,在目标设定上看似简单,但设定的目标空洞而无方向感,似乎教任何一篇小说都可以用;而案例2设计了三个维度八个目标,不可谓不详尽,但又失之于目标太滥,如果真的一一加以落实,这篇课文不知要教多少时日。其实,在我看来只有两点是最要紧、最实在的,那就是“理解人物形象的思想意义,学习领会小说中幽默讽刺的手法和细节描写的运用


所以,目标的制定要鲜明突出,不同文本有不同的目标趋向,不能把一类文体所涉及的所有内容都列入当做目标,也许讲清一点比讲到过十点要有效得多;同时,目标设计要考虑教材的结构和组元方式,合理的安排重点,形成场效应,实现教学效益最大化;另外,要考虑学生实际状况和基础水平,做到学生已经掌握的不教,教了也不会的不教。


二、分解:抓住重点,顾及全体。


语文教学是以文本为基本教学单位的,由于组成文本的要素有许多相似或相同的重叠,因而教学中的重复也就在所难免。但是,过多的重复与再现,会造成教师教学的慵懒和学生学习的倦怠,进而形成知识的缺口和能力的缺陷。因此,优秀的教师要善于给同类文本、一个单元内的课文进行目标分解,为单元找到一种好的“切割”方式,形成彼此之间的互动关系,力避用一种方式教一类文章,让所教的一个单元或一类文本彼此间构成有意义的联系,帮助学生完整地了解并掌握相关的知识与能力。也就是说,教师的教学眼光要放得远一些,教一课要想到一单元,一个模块,甚至想到在整个高中阶段的语文学习。


这里以人教版必修第一册第一单元为例。本单元共三课四首诗歌,每首诗都精讲细练势必需要较长的时间,这就需要有选择、有重点的讲。如可以确立每课的重点来组织教学:《沁园春·长沙》重在讲词境与胸境,《雨巷》侧重通过诵读感受诗人情感,《再别康桥》则侧重在通过诵读真正读懂诗歌的意境,《大堰河,我的保姆》则侧重诗歌句式之于情感传达的作用。还从三个不同角度切入:以诗歌意象为切口,从古典诗歌中的意象谈到现代诗人笔下对意象的运用,比较意象运用的不同;以诵读为切口,指导学生如何读出感情,如何读出气势,如何读出内蕴,如何读出品位;以诗歌赏析方法为切口,综合几首的特点加以整合分析。由此,大致形成诗歌教学的意义链,整合为一个完整的系统,这样才能控制教学时数,完成单元教学。


对单元内课文或同类文本进行分解,其实,就是为教好一节课定好一个方向,起一个好的“题目”。从某种意义上说,给课定一个好题目,就是明确了一个教学方向与目标;给课定一个好题目,就是选定了语文能力系统的一个零部件;给课定一个好题目,就是找到了师生互动的氛围与空间;给课定一个好题目,就是意味着为学生传递了一块精神城砖。当我们将一个个“题目”串联成片时,语文的“大文章”也就自然写就了。


三、重构:灵活机变,追求“通畅”。


课程意识意味着“教师即课程”,教师是课程的动态构建者、课程的生成者。课程意识对于教师的现实意义在于,无论是备课、上课、评课,还是创造性地使用教科书,都要问一问:教什么?怎样教?为何这样教?对促进学生学科发展有什么结果和实效?


本着这样的思考,对于语文教师而言,重构教材是一项必备的教学能力,也是实现课程理念的主要手段。教师可以打破教材原有编排顺序,按照一定的标准重组单元,既可以增加教学的灵活性,加深学习的程度,又可以合理安排教学元素。这种重组可以是单元内的文章也可以是跨单元的内容,可以是相同的母题背景,可以是相近的能力要求,可以是相关的知识体系。


以必修课为例,人教版第一册中,《小狗包弟》是一篇以“十年浩劫”为背景的回忆性散文,而《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则是以20世纪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大劫难为背景的一篇新闻报道。二者都是重大的历史背景下发生的事件,却有着相似的主题:关于生命,关于人性。在教学中可以打破单元局限,组合在一起进行教学,站在审视历史、关注心灵的高度,引导学生进行阅读、体悟和思考,让学生在心灵震撼的基础上能有更深层次的追问和反思。同时可以比较不同文体的叙事方式和结构特点。


以选修课《唐诗宋词选读》(苏教版)为例,教材是按照时间顺序编排,没有对诗词鉴赏的能力作具体要求,这就意味着教任何一首诗词都可以重复相应的欣赏元素,势必增大教学中的随意性。因此,重构,对于这样的教材就显得尤为必要了。我在使用本册选修教材时,注意了对教材的宏观把握:在唐诗部分刻意打破教材编排顺序,以话题为引领,以欣赏要点为教学目标,对所选30首诗歌重新组合;而对宋词部分基本沿用教材编写的体例,以人物为经,以风格为纬来设定教学的目标。如下表:


 



















































































类别


  


   


欣赏要点


课时


安排


 


 


 


 


 


 


 



 


 



 


 



 


 



羁旅: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杜审言)、旅夜书怀(杜甫)、长安晚秋(赵嘏)、商山早行(温庭筠)


炼字与炼意


2


登高:叩问生命的意义


滕王阁(王勃)、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柳宗元)、九日齐山登高(杜牧)、安定城楼(李商隐)


意象的选择


2


边关:铺展激越的生活图景


从军行(杨炯)、燕歌行(高适)、走马川行奉出师西征(岑参)、兵车行(杜甫)


叙写事物的特征


3


送别:最伤最痛是离别


春夜别友人(陈子昂)、送魏万之京(李颀)、送友人(李白)


情景的关系


1


明月:寄千种情怀,引无限感慨


春江花月夜(张若虚)、望月怀远(张九龄)、山居秋暝(王维)、月下独酌(李白)、自河南经乱……因望月有感……兼示符离及下邽弟妹(白居易)


诗歌的境界


4


游仙:张开想象的翅膀


梦游天姥吟留别(李白)、天上谣(李贺)


诗歌的想象


3


咏怀:心中块垒因何解


将进酒(李白)、寄李儋元锡(韦应物)、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韩愈)、寄扬州韩绰判官(杜牧)、无题(李商隐)


抒情的方式


3


怀古:怅望千秋一洒泪


与诸子登岘山(孟浩然)、咏怀古迹(杜甫)、西塞山怀古(刘禹锡)


典故的意义


2


 






唐五代词


温庭筠、韦庄、冯延巳、李璟、李煜


绮丽香艳


3


北宋词(一)


晏殊、欧阳修、范仲淹、张先、柳永


温润和婉


3


北宋词(二)


晏几道、黄庭坚、秦观、贺铸、周邦彦


典雅清新


3


东坡词


苏轼词四首


别开新意


4


南宋词


李清照、岳飞、陆游、姜夔


寄慨遥深


3


稼轩词


辛弃疾四首


龙腾虎掷


4


 


  


总之,课程范围、时间分配、内容、教学侧重点、教学策略等是课程发展赋予教师的一种职责,教师只有具备了课程意识,才能理性地、灵活地和富有创造性地进行这样的决策,才能切实促进自己的专业发展,语文课程的效能才能真正得以实现。